在别人眼里我望见了最真的幸福

lanyang   ·   发表于 2007-6-7   ·   情感天空
结婚十来年,对丈夫我似乎越来越没感觉了。别人都说我嫁了个好丈夫,他们所说的好,是因为他不抽烟、不喝酒,更不花心。左邻闹绯闻,右邻闹离婚,而我和他的婚姻,就那么四平八稳着。

对他,我冷眼旁观,看不出他的好。他有什么好呢?不过一普通男人,且即矮又胖。近些年,还渐渐开始谢顶。

我们结婚时住的房子,至今还住着,在一幢楼的底层,两室一厅的小套。家里的家具也没多大变化,陈旧而模糊。很多时候我都会不合情理地想起张爱玲一篇文章里的话:“年轻的人,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,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,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,陈旧而迷糊。”回望总是最最令人惆怅的,隔着三十年的光阴,那个蹒跚起步的小丫头,已在婚姻里,变成了和家具一样陈旧的小妇人。

屋后的那棵小松树倒是见长了,一年年高过窗台。有时站在后窗口望外面,常生了怨意。这么潮湿不见阳光的地方!有什么值得留恋的?我问自己。他却总是温和地一笑,并不在意我的埋怨。

他拾掇着家里的零零碎碎,小锤子拿手上,不时地叮叮当当。坏了的门啊窗的,都是他修理的。他把易拉罐敲成小花瓶,从里面长出了一棵胡萝卜。他用雪碧瓶做笔筒、做牙签盒,放在桌上,自我陶醉。他在小锤的叮叮当当声中,很有滋味地过着小日子。我望向他,望得心里的叹息,似雪般的,落了一层又一层:这样一个不思进取的小男人!

那日放假,要好的女同事倡议两家结伴出去游玩。所选地点不远,是离小城百十里的一座山,当天去,当天回。

说实话,其实我很不愿意和他一起出去。同事的丈夫风风光光,开着小车,而他,连方向盘都没摸过呢。但同事却千叮万嘱让我一定要带上他,说,这样才热闹。

第一次把他带到同事面前。同事对他甚有好感,不住嘴地夸他是好男人。我觉得好笑,说,我怎么没觉得?同事说,你看,你们出来玩,所带的吃的喝的,全是他一个人背在身上。你的鞋带掉了,是他弯腰帮你系的。你的遮阳帽,是他帮你理正的。他怕你渴了,不时拧开矿泉水瓶盖,递给你……

我突然就愣住了,这一切,都是他经常做的呀。因为经常,所以千般的好,都被我忽略了……

山不高,却陡得很。我和同事,都穿着高跟鞋,爬起山来,显得困难重重。一路上,不停听到同事丈夫的埋怨声,说,既然晓得出来爬山,怎么不换双平跟鞋?那埋怨声是冲着同事的,声音里,有很多的不耐烦,是嫌同事走慢了。而他,却一直好脾气地走在我的身边,不时看看我的脚下,生怕我被什么绊了。并且不住地安慰着我:不急不急,慢慢走,好的风景,要慢慢看。

此刻,我的心里,倏地荡过一片湖。我轻轻闭上眼,把手伸向他,任他握着,跟他走。我什么也不去想了,只想,陪着这个好男人,一路走下去,就这样,一直走到老。(新华网)
8 Reply   |  Until 2007-7-2 | 2990 View

lanyang
发表于 2007-6-7

感谢【网友:芝麻与西瓜】推荐

不知从何时起,他们出现在了那个路口,那是我上下班的必经之路。除了特别恶劣的天气,他们都会在。

年近不惑的一对男女,应该是夫妻,做着卖爆米花的小生意。不知道是因为价钱便宜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生意很好。男人很安静,默默地一锅接一锅地装取,时不时抬头看看身边的女人,目光中饱含深情。女人盘腿坐在地上,下面铺着厚而大的棉垫。她看上去很傻??目光呆滞,头向一边歪着,嘴角常有口水源源不断地流出。

吸引我的是她的头发,一丝不乱地在脑后盘成髻,一侧插着玫瑰红的水钻发饰,明显被精心地梳理过。这样生活不能自理的女人,有着如此整洁美丽的发型,对我来说是意料之外的事。

一天,儿子想吃爆米花,我一下子想到了那对夫妻。在和那个男人的交谈中,我知道了他们不同寻常的过去。

20岁时,师范毕业的他们被分到同一所中学任教。相识,相恋,结婚,加起来不过三个月时间。年轻的心向往着远方,飞翔的自由吸引着这对朝气蓬勃的伴侣。婚后第二年,两人双双辞职,成为北漂族。

他们在北京一晃就是五年,其间做过许多工作,后来开始尝试做生意。天资聪颖的她,加上智慧能干的他,真是天造地设般的绝配。他们从小店铺做起,一路走来,越做越大,事业如日中天。

晚上,她小鸟般依偎在他的怀里,充满柔情蜜意:“老公,照这样下去,明年就可以给你生个大胖小子。”

他高兴得合不拢嘴,把她抱得更紧了,说:“还是先买房子吧。你的腰椎不好,生孩子会使疼痛加剧。有了房子,首先给你买个浴盆,我给你放好热水,然后加些活血化淤的中药进去,你每晚躺在里面舒服地泡一个小时,这样腰痛会很快缓解。到时我们再生孩子。”

他吻着她如缎的长发,眼中幸福满溢。

那天他去批发市场进货,她和雇员一起在店里忙碌。生意很火爆,顾客源源不断地进进出出。她在接待一对年轻的夫妻,他们来选木地板。品牌选定后,两人在颜色深浅上产生分歧。妻子坚持用浅色,丈夫却执著地喜欢深色。于是你一句,我一句,相持不下。

此时,她隐约闻到一股焦煳的味道。接着,叫喊声与急促慌乱的脚步声纷至沓来。着火了,着火了……

她的心猛然收紧,看到烟雾已从楼梯口不可阻挡地弥漫上来,她的脑子里“轰”的一声。很快恢复平静后,她马上疏散顾客迅速离开商场。在确认无人之后,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货架,心情复杂地跑了出去。

火势迅速蔓延。她站在外面看着里面浓烟滚滚,想着自己和爱人的心血将要化作灰烬,泪像六月的雨,哗啦哗啦地落个不停。这时,买木地板的夫妻突然大喊:“孩子,我们的孩子还在里面。”瞬间的犹豫后,她裹了一条湿毛毯便冲了进去……

孩子已被吓呆,只会哭着喊妈妈,身体却一动不动。她把他抱起来,绕开火焰疾走。

快到门口时,听到头顶有东西断裂的声音,她下意识地把孩子放低,使出浑身力气扔了出去。自己却被重重地砸倒在那里……

他接到消息回来时,妻子已神志不清地躺在医院里,与早晨出门时判若两人,脑部神经及腰椎严重受损。医生说即使能脱离生命危险,也将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。他对医生说:“我只要她活着,只有她活着,我的生命才能完整。”

在医院呆了三个月后,他把她带回家里。她无法站立,说话含糊不清。医生说:“她伤得太重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他笑着说:“谢谢你们。她还活着,这已很好。”

火势太大,他们的全部商品化为乌有,两人几年来的努力瞬间付之东流。他想东山再起,却苦无资金;也想过出去工作,但妻子需要照顾,他无法离开。于是只好作罢。

他偶然遇到一个卖爆米花的人,眼前突然一亮。这种小生意虽收入很低,却能够维持生活,且可以每天带着妻子,随时照顾,不用分离。他买了辆三轮车,每天把妻抱到车里,早出晚归。

几年来,他们走了很多地方。他说:“我妻子是个浪漫的人,一直喜欢旅游,我要陪着她尽量多走走。”

我很感动,却也为他鸣不平。这样的男子,本可以有更丰富的人生,却因着妻子的拖累,沦落街头,真是让人惋惜。

“你可以再娶,然后两人一起照顾她。这样你会有更加灿烂的人生。”

“不,有她就够了,只有她是我的妻子。”

“你不觉得苦吗?还不到40岁,这样的日子会永无尽头。”

“她在我心中是最美的,为了一个陌生的孩子,她可以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。而我,只是在照顾自己的妻子。与她相比,我做的这些,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他帮她擦去唇边的涎水,然后放一粒爆米花进去,她报以一笑。

淡淡的爱意在他的脸上泛着涟漪。他对她的爱,沉静如海,琐细完整。她浑然不知,却是最幸福的女人。

这时,只听滚筒“砰”的一声巨响。泪眼中,我看到她拍着手,嘴里叽里咕噜地似在欢呼。

我问:“她在说什么?”

他笑着答:“她说开花了,开花了。”

我的心中霎时暖意汹涌。那圆润饱满的爆米花,原是洁白的幸福之花,在充满爱的人生中,盛开如锦。

评论列表

  • 加载数据中...

编写评论内容

水龙头
发表于 2007-6-7

:victory:

评论列表

  • 加载数据中...

编写评论内容

540703748
发表于 2007-6-8

:lol :lol :lol :lol :lol :lol

评论列表

  • 加载数据中...

编写评论内容

安徽人
发表于 2007-6-17

:funk:

评论列表

  • 加载数据中...

编写评论内容

千屡丝
发表于 2007-6-25

:'(

评论列表

  • 加载数据中...

编写评论内容

安徽人
发表于 2007-6-26

我就是这样的好男人,找我吧

评论列表

  • 加载数据中...

编写评论内容

极品
发表于 2007-6-28

:lol

评论列表

  • 加载数据中...

编写评论内容

网络调频
发表于 2007-7-2

:'( :'( :'( :'( :'(

评论列表

  • 加载数据中...

编写评论内容
LoginCan Publish Content